“代拍”年入百万?行业乱象无人管?
娱乐资讯
乐彩轩-乐彩轩平台-乐彩轩平台-乐彩轩登录
2020-09-18 09:04

  新京报专访职业代拍,揭秘被圈外人误解二三事;律师解读剧组、明星维权困境
  “代拍”年入百万?行业乱象无人管?

  粉丝、剧方、艺人,对代拍的态度天差地别,令这个江湖显得更为神秘。代拍究竟是怎样一群人?他们到底在做些什么?传闻他们年入百万元,是真是假呢?

  新京报记者专访职业代拍,在他看来,代拍群体缺少系统规划和管理,鱼龙混杂的人让这个行业沦为“背锅侠”。代拍也并不是外界想象的那样容易牟利,而是需要付出很大心血,却不一定有对等的回报。

  代拍=直播、狗仔、私生?

  我们不疯狂

  职业从事代拍多年的阿星最近很无奈,因为《皓衣行》事件,舆论将他们归为狗仔,与私生饭混为一谈,甚至钉在内娱的“耻辱柱”上,“外界传得神乎其神,搞得我都要信了。”

  1 定义

  在阿星看来,代拍与疯狂追星私生,或专门偷拍隐私的狗仔完全不同。代拍是一个具有行业秩序的专业群体,唯一的目的就是出图、卖图、赚钱。代拍的工作流程也很简单,通过各种渠道和私人关系购买、探听艺人行程,驻扎当地机场、剧组、活动现场等,拍完之后在网上发布出售信息,再将图片卖给粉丝、站姐。还有一种情况是经粉丝的委托,长期跟随某艺人或某剧组、节目组的公开行程,或在艺人方的通知下前往某地进行“预定制拍摄”。阿星有不少朋友都和艺人工作室有长期合作。今年某养成综艺爆红的小花,在走红前就曾请阿星认识的代拍约拍。

  “我们一点也不疯狂。私生跟车要花很多钱,代拍基本都是等现成消息,拍完就走,和艺人也会保持安全的距离。”阿星说,被艺人、团队“挂”在网上的,疯狂给明星发短信、打电话,不分场合怼脸拍的,在代拍眼里都叫“脑残粉”,“现在那些信息账号太好弄了,尤其红一点的,基本一块钱就能买到行程,很多散粉和屏幕粉自己就有,不是只有代拍有。”

  2 身份

  但代拍的身份也鱼龙混杂。曾有媒体报道,目前北京做代拍的人员有几百名,有专职的摄影师、朝九晚五的上班族、业余摄影爱好者、追星的学生等,流动性很大。阿星就是从追星族起家的专业代拍之一。初一开始,她便追自己爱豆的行程,后来为了追星还当过一年群演。直到内娱饭圈文化盛行,大量站子建立起来,阿星才开始为站子产出而学习拍图。现在,阿星只经营着几个刚出道或不红的选秀小艺人的站子,红一点的都转手给了别人,她大多时间都去干专业代拍。

  3 方式

  阿星说,国内代拍主要分两类,一类固定在各城市机场,一类固定在横店,大多数横店代拍都是横店大学的学生。而代拍也有专业“鄙视链”,拿全画幅相机的看不起半画幅相机,拿5d(型号)的看不起拿6d的,拿1dx的看不起5d的,大白兔看不起小白兔(相机型号),佳能看不起索尼和尼康……

  4 结论

  虽然资质良莠不齐,入行门槛低,但目前有市场的代拍,大多都是从2016年、2017年开始从业的,且不断在精进自己的技术。这类专业代拍对图片质量要求极高,拍得好,回头客也多,大部分长期代拍的设备机型都在5d以上,掌握专业修图技巧。

  阿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,外界把狗仔、直播、私生饭都统称代拍。专业代拍的工作时长和艺人工作时长差不多,甚至更长。尤其遇到极端天气,代拍在户外等着艺人上下班的时候,挺要命的。“有部分代拍只为了钱,也有部分代拍多少是有点爱在里面的。”前段时间某体育明星回国,新闻强调在机场“英雄归来,笑脸相迎”的配图就是代拍拍的。“我们也算是便利了整个圈子。”

  无良职业?

  懂规则但行业缺少管理

  曾有粉丝向媒体分享了一个故事,某天她带着一个颜值颇高的女性朋友去机场接偶像,朋友戴着墨镜。当时偶像还没来,她就让朋友帮自己试试光,结果她刚拍两张,周围的代拍突然都围过来不停狂拍,拍完才问:这是哪个明星?在机场,镜头辨认“明星”的方式就是戴口罩和墨镜、有人拍。不管认不认识,抢拍了再说。

  “现在代拍市场饱和度太高了,类似于通货膨胀,职业代拍人数不多,非职业代拍和职业代拍之间也存在竞争。”阿星做了几年代拍,最近也开始遭遇困境,除了外界对代拍的胡乱揣测,行业内部同样泥沙俱下。

  在她看来,代拍群体长期缺少系统规划和管理,鱼龙混杂的人让这个行业逐渐沦为“背锅侠”。实际上,有职业道德的代拍,不仅要有商业头脑,还要懂得遵守娱乐圈的行业规范。例如和艺人保持安全距离,有秩序的“轮C位”拍摄,不会上去就怼脸或推搡。不和营销号合作,很多演员定妆都和粉丝一起“压仓”,随着剧组官宣节奏再曝光。有时营销号假装粉丝来骗预览图,最后都会被“挂”到网上避雷。到现在,很多专业代拍的图,都直接有价无市地倒手给粉丝,连出售信息都不发了,因为怕不小心路透上热搜影响到剧组和代拍下次的拍摄。“《有翡》之前管得也严,但抓到也没什么大事,对代拍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大部分凶的都是无良直播。”